中国的诗、书、画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

在明清时代,典型的诗画家王维,不但是董其昌画史观念中所谓“南宗”的宗主,也是诗学上王士祯所谓“神韵派”的鼻祖。王维用“兴会神到”的方法来作山水诗与山水画,而开创了文人画派的先河,平行使用诗和画来表达个人的理想和感情。


同时在诗与画中,王维都强调了含蓄、缥缈、不可名状、超越语言描写的特质。晚唐批评家司空图描叙诗中不可名状的特色时,采用“象外之象,景外之景”与“韵外之致”来比喻。南宋时期的批评家严羽描写好诗如“空中之音、相中之色、水中之月”,以诗喻禅。他强调创作中直觉与偶遇的境界,他说:“禅道惟在妙悟,诗道亦在妙悟。”


董其昌以王维为宗的“南宗画派”,变成清代画坛上的正宗。因为董其昌要强调文人画家与职业画家的画之不同,他专讲谢赫的“画有六法:一曰气韵生动”,并且说“气韵”是“生而知之,自然天授。”董氏引用唐代张彦远所提出“气韵”与“形似”间的分别,来区别文人画跟职业画。他也追随严羽的说法,用学禅来比喻学画。


因为禅自唐代即分为主张“顿悟”的南宗,与主张“渐悟”的北宗,董氏认为历代画人也可分为两派:文人派王维与历代的诗画家,凡注重“气韵”和直觉,相信“一超直入如来地”者,可称为“南宗”。其他如李思训及后代的宫廷及职业画家,擅长“形似”而“禅定积劫,方成菩萨”者,可称为“北宗”。

天津书画定制 

在诗的方面,历代以来,叙事与写实主义,还一直维持着一个重要的传统。可是在绘画方面,由于一向注重“气”和“韵”,人物画至北宋渐被山水画取代。至于历史画和故事画,在南宋高宗时代曾复兴了一阵,后来又归衰落。但是在历史画和故事画中,诗画的关系还超不出图解说明的意思。可是在山水画中,即使在北宋时代,虽说目的是画“真山水”,创作重点却常在“气韵”,而不是“形似”。从这时期开始,诗人与画家用同样的方式来观察、经历、和表达山水。


当一个画家在思索山水景物的时候,他脑中构想的山水,就跟诗人脑中构想的山水一样。北宋大画家郭熙,喜欢阅诵“有装出目前之景”的晋唐古诗,郭思所举几首郭熙最喜爱的诗,多是五言、七言绝句,或是取自较长诗中的五言或七言对句。这不是意外的事,后来文人画家,也专爱用绝句。因为简洁而精炼的五言或七言诗,最能表现出视觉的意象。


比诗与中国绘画关系更密切的,当是中国的书法。因为书家与画家同样使用中国的毛笔,所以他们同样地关心用笔的问题。谢赫“六法”之二为“骨法用笔”,没有用笔,当然也不能谈到“气韵”。早在唐朝,批评家已断言“书画用笔同矣”。但是真正的书与画在技巧上相融,则要到14世纪元朝的绘画中才出现。书法是中国文人最基本的课题;书法也可以说是最标准的中国人的艺术。


 在书法史上,我们的确可以看到,自从唐代楷书演变完成以后,每代的创新运动,都以复古之义作为出发点而加以发挥。在中国文化史上,以复古来创新,好像是一种习以为常而且相当成功的变迁方式。绘画史也像书法史一样,历代大家以摹古来打出变新的路线。


元朝以后的画,与宋代的画有本质上的不同,可说是一种完全革新的视觉艺术。当绘画中含有多层的象征与比喻时,假如没有作者在画上题字,提供语言的帮助,那件作品是无法使人全部了解的。尤其是元代文人画家每多以书法入画而发展出“写”画—即所谓“写意”来表达他们内心的感受。


随着题画诗的发展,14世纪元代诗、书、画中发展到新融合的阶段。它们并非单纯地互相增饰对方,而是产生了新的融为一体的表现方式。在一幅完全成功的诗画中,文字与图像产生共鸣,并得经由书法写画的姿态与动作,来互相增长彼此的意义。于是,文字、图像和书法间的多重关系,组成一种新艺术的主要根基。其中图形与思想,具体与抽象,都融为一体。假如我们说宋代的画,是用客观的物理来测度物象的特点,那么元代的画可以说是用个人主观的反应,来考验作家对自我的探讨。虽说每一幅画中画有花卉或山水,元朝文人画中真正的题材,却是画家内心的感应。而画中的笔墨,笔笔是独立的线条,既不描写,也不勾勒形廓,只是把物形“写”在画幅的空间上,一面抽象地“写意”,一面表现出活泼的动作,于是一种特殊的视觉效果便从画面上漫无止境地,“势来不可止”,不断的蔓延伸张到纸外。天津书画定制

邮箱 E-mail:Tiandacaoyi@163.com

地址:天津市南开区鞍山西道192号一八九五创意大厦A03   电话:18522601283   网址:www.zihuacn.net

津ICP备18005894号   网站建设 天津华企立方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yiyayihui.com/ 天津易雅艺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专业从事于 天津礼品定制,天津书画定制,天津陶瓷定制 , 欢迎来电咨询!

18522601283

扫一扫

天津陶瓷定制

关注公众号